• 伊朗警告:美军舰已进入导弹“射程范围内” 2019-06-04
  • 光大证券:汽车股修复至估值中枢水平 存上行空间 2019-06-04
  • 环京北三县土地乱象起底:利益裹挟下的三河违建潮 2019-06-03
  • Spotify控诉苹果 欧盟正式变身“断案人” 2019-06-03
  • 无惧高齡追二胎?43岁林心如小腹微隆被疑有喜 2019-06-02
  • 800万买耶鲁、父亲被通缉!隐匿已久的郭雪莉究竟有什么… 2019-06-01
  • 圆通向遭快递员猥亵女子致歉:此前无犯罪记录 已解雇 2019-06-01
  • 对华“无牌可打”后 加拿大又去这个国家搬救兵 2019-05-31
  • 秦沛的一双儿女曝光,都已进入演艺圈发展 2019-05-30
  • 暖心!“容嬷嬷”李明启坐公交拒绝小男孩让座 2019-05-29
  • 穆帅盛赞切尔西被狂骂之人:他是欧洲最强中场 2019-05-28
  • 万科云城学位积分骤降20业主哗然 回应:政策原因 2019-05-28
  • 美媒称创新车轮正向东倾斜:中国创造了另一个硅谷 2019-05-27
  • 北京大兴机场明日试飞:要验证哪些飞行程序? 2019-05-26
  • Adobe警告旧版Creative Cloud用户:或… 2019-05-26
  • :锦瑟深宫

    96
    濯繁
    7.7 2019.02.09 11:25 字数 3844

    利来w66,w66利来国际,最给力的老品牌信誉网站! www.kokjal.net 今夜百里霁月传她侍寝

    锦瑟坐在镜前一遍一遍梳着头发,染了口脂,

    这才随着嬷嬷走!

    “臣妾锦瑟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里霁月挑起她的下巴,

    “好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啊,眉不点而翠,唇不染而红,

    一双丹凤眼又那么勾人,寡人的魂都要勾走了!”

    锦瑟匍匐到他的腿前,趴在他的膝盖上,露出一抹蛊惑

    终生的笑容,“陛下,您可喜欢!”

    百里霁月露出满意的笑容,手指轻滑过她的脸蛋,

    “你方才说你唤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正是臣妾的

    闺名!”

    百里霁月一笑,“好名字,如此,以后你的宫殿便为

    锦瑟宫吧!”

    锦瑟一笑,低了低头,故意拉低衣裙,露出一片风光,

    百里霁月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陛下待臣妾这般好,那便让臣妾好好伺候您吧!”

    百里霁月一笑,一把将她拦腰抱起,朝内走去,

    殿内男人的喘息声和女人的娇吟声,到了后半夜才

    停了下来。

    第二日,锦瑟便被封为了三品婕妤,宠幸后宫。

    以后的日日夜夜百里霁月都让锦瑟侍寝,

    某夜,锦瑟双出光滑的双臂搂着百里霁月的脖子,

    “陛下,今日惠妃娘娘说臣妾妖媚惑主,不就在说

    陛下没有慧眼识珠吗?陛下,您可要替臣妾做主啊!”

    百里霁月有些调笑,,“爱妃说如何是好?”

    “陛下…”锦瑟

    “好好好,寡人明日便下旨,废除她的惠妃位分,

    将她禁足,你可开心了!”

    锦瑟用手指扫过他的双唇,“臣妾当然开心了!”

    百里霁月一把拦住她的腰,锦瑟发出一声娇吟,

    “那你该如何报答寡人呢?”

    锦瑟一笑,将他按在榻上,凑到他的耳边,吐气如兰。

    “那陛下便可以为所欲为了!”

    又是一夜,春光无限。

    第二日,百里霁月便下旨废了惠妃,由锦瑟代替。

    一时之间,众人都在说锦瑟这个红颜祸水。

    午日夕阳,锦瑟一身华服前往冷宫看望故人。

    被打入冷宫的惠妃落海棠,不过短短几日,便成了

    这副光景,高傲如孔雀的锦瑟说道

    “落海棠啊落海棠啊,就算你是御史千金又怎样,还

    不是落到如今这般田地,任本宫羞辱!”

    落海棠露出讽刺一笑,“锦瑟,你别得意,等陛下过了

    新鲜劲,你便和我一样了,这后宫最不缺美貌的女子

    突然,锦瑟看见拐角处一抹明黄色,拿起落海棠的

    手打了自己一巴掌,摔倒在地。

    里霁月见了连忙扶起心爱的美人,锦瑟顺势倒入

    他的怀中,梨花带雨哭了起来,

    “陛下,臣妾好心来看姐姐,姐姐却打了臣妾!”

    百里霁月心疼地看了看她的脸,

    “来人,将这个毒妇杖打五十!”

    没多久,落海棠便挺不住,断了气。锦瑟露出一副

    害怕的表情,“陛下,怎么会,臣妾好害怕,

    姐姐怕是怨臣妾呢?”

    百里霁月将美人搂在怀中安抚,“是她自己作孽。

    跟爱妃有何关系!”

    后宫的世家妃嫔大都已经被落海棠斗了下去,

    百官曾死谏陛下,望陛下能够处死锦瑟这个妖女!

    百里霁月烦恼不已,不知该如何处理!

    锦瑟正替他按摩着太阳穴,“陛下,对于这种事情,

    应当杀一儆百,不然,若每次他们一来这招,难不成,

    陛下都要妥协吗?陛下您可是一国之君,整个天下

    都是您的,您怕什么!”

    百里霁月握了握锦瑟的手,“到头来,还是你帮寡人

    出谋划策,真好!上天待寡人何其幸,能够拥有你

    听到百里霁月如此说,锦瑟变了变脸色,

    随即又露出一个魅惑众生的笑容

    后来,百里霁月果然杀了不少上书劝谏的大臣,朝廷

    抱怨纷纷。那日,锦瑟靠在百里霁月的怀中突然说道

    :“陛下,建安城有不少乞讨的人,为彰显陛下仁德,

    不如建蓬施粥!”

    百里霁月看着她的脸,直直地盯着她,嘴角仍是笑意,

    眼神却变了味

    锦瑟有些慌张起来,“陛下?”

    百里霁月这才回回过神“你喜欢便好!”

    后来,身为惠妃的锦瑟亲自前往城门口布粥施斋,

    一举一动不像是深宫中的妃子,

    那笑容不再是魅惑众生,是那么的温和,突然有个

    孩子摔倒了,锦瑟连忙将她抱起,

    身边的侍女提醒她,“娘娘,莫让孩童弄脏了您的衣服

    给奴婢吧!”

    “无碍,退下吧!”锦瑟替孩童擦了擦脸,“没事吧,

    你叫什么名字,你的父母呢?”

    孩童好像有些害怕,“我叫平安,在战乱中爹娘都

    死了!”

    锦瑟眼睛有些微红,“没事的

    以后姐姐会照顾你的!”

    锦瑟灿烂善良的笑容深深吸引着众人,突然,百里

    霁月出现了。锦瑟未曾想他会来此,忙跪下行礼,

    百里霁月忙止住了她的礼,“爱妃不必多礼!”

    随即,百里霁月拉着锦瑟的手对众人说道:“

    今日惠妃布粥施斋,寡人心知大慰,即日起,每日拨出

    一千两布粥施斋,并搭棚供流离失所的人居住,

    还有,惠妃封为贵妃,封号玥!”

    众百姓欢喜不已,整个建安城都在传颂陛下与贵妃

    的贤德

    不久后,大魏派来使者前来和亲,锦瑟见了是一个

    非常貌美的女子,当锦瑟见到她的第一眼时便愣住了,

    “像,真的好像!”

    听闻这个大魏公主是大魏皇帝的义女,极得宠爱,

    唤拓跋宓,称宓公主。

    百里霁月顾及大魏的势力,欲封她为宓贵妃。

    又生怕锦瑟不高兴,为难不已。谁知,锦瑟看着

    宓公主一笑,“宓妹妹国色天香,自然担得起贵妃之

    位!”

    拓跋宓看着锦瑟,露出温和的笑容,仿佛许久未见

    的故人。

    自从宓公主进宫以后,众人议论纷纷,

    “看来这后宫要变天了,眼下陛下还没有皇后,

    谁都知道玥贵妃是皇后的不二人选,看来未必了!”

    “怎么说玥贵妃深受陛下宠爱,不会吧!”

    “玥贵妃和宓贵妃的美貌可是不相上下,况且宓贵妃

    可是大魏公主!”

    这一切都被宓贵妃听到了,她一脸怒气,“竟敢在

    背后乱议论玥贵妃,来人,拖下去,掌嘴!”

    众人不知,为何宓贵妃会护着锦瑟,就连从小伺候

    她的侍女都很是不解。三日后,百里霁月的圣旨到了,册封玥贵妃锦瑟

    为皇后。

    正在下棋的锦瑟和拓跋宓听到后,拓跋宓露出一笑,

    “恭喜皇后娘娘!”

    不久后,锦瑟有了身孕,却无情地流掉了,竟查出

    出自拓跋宓之手。

    百里霁月大怒,废除了拓跋宓的贵妃之位,打入冷宫,

    众大臣阻拦,这样一来,就得罪了大魏。

    百里霁月大笑,“寡人的孩子都没了,无论谁都得死

    !”大魏陛下得知爱女受此委屈,发兵大梁。

    最终,大梁内忧外患,不但大魏发兵攻打,就连

    大梁赫赫有名的将军楚申都谋反了。

    锦瑟一身银色铠甲,手拿佩剑,带兵走进殿内,

    楚申跪下,“臣参见宸阳公主!”

    宸阳公主,众人惊讶不已,怎么皇后会是北漠的

    公主,百里霁月呆呆坐在殿上,看着锦瑟一步一步

    朝自己走来,深情地唤了一声,“瑟儿!”

    锦瑟用剑抵住他的脖子,血流了下来,“百里霁月,

    当初大梁灭我北漠,害我北漠众人惨死梁兵刀下,

    害我家破人亡,今日,我便要用你的血祭我父皇

    母后,祭北漠众人!”

    百里霁月一笑,“瑟儿就算穿上这银色铠甲也是那么

    美,突然想起第一次见你的时候!”

    听着他说出的话,锦瑟握着剑的手有些颤抖,突然,

    拓跋宓出现了,“百里霁月,我姐姐可不叫锦瑟,

    如今我姐妹便要娶你的命了!”

    当初北漠被灭,六岁的嫡公主阿素带着三岁的妹妹

    阿宓逃离了,却不料走散了。

    阿素为了复仇,用尽手段,甚至杀了

    丞相的千金,顶替入宫,改名为锦瑟。

    而她那三岁的妹妹阿宓被大魏陛下意外的救下,

    深得大魏陛下的宠爱。

    阿宓一笑,“百里霁月,我告诉你,大魏和亲,是我求

    父皇的,只为能够杀了你,我不惜千里迢迢来到大魏,

    幸亏苍天有眼,当我第一眼见到姐姐时,

    我便知道我们姐妹终于可以重逢了,我们终于可以手

    刃仇人了。姐姐,快杀了他,大梁就是我们北漠

    的了!”

    锦瑟有几分犹豫,有些不忍,百里霁月直直盯着她的眼睛,“瑟儿,你真的要杀寡人吗?”

    锦瑟眼泪滑落,“你我仇深似海,我不得不报!”

    百里霁月听后狂笑不已,“记得我十五岁那年,我随

    父皇征战北漠,却因贪恋沿途风景,与父皇走散了,

    进去了一片山林,不小心被毒蛇所咬,我以为我要死

    了,突然,出现一个小女孩,她替我吸出了毒血,

    救了我一命,那时的她就像四月的娇阳,恩,瑟儿,你可还记得!”百里霁月含泪说完。

    砰的一声,锦瑟手中的剑掉在了地上,向后退后了几

    步,阿宓连忙扶住她,面露焦急:“

    姐姐,你没事吧!来人,将百里霁月给本公主就地

    正法!”

    “慢着,寡人已亡了,宓公主难道连遗言都不让寡人

    说个清楚吗?”百里霁月从坐上起身,走向锦瑟。

    “其实,你毫不留情的杀了丞相千金时,我就在一侧,

    我一眼便认出了你,你进宫,我第一个见的便是

    你,我知道你

    高贵明艳,我告诉她,今日你救了我,来日我必定

    以身相许,方报今日之来报北漠之仇了,只因我爱你,就算你要我的江山

    我也愿意给你,落海棠之死,言贵妃之死,月美人之

    死这些人,我从未有过半分怨言,只因是你,

    你提出要布施积德,我没有阻拦,我知道你想要

    积攒民心,当我看到你灿烂的笑容时,我多么希望

    时间就在那一刻静止。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你为了复仇,连我们

    的孩子都拿来做了赌注,你不惜亲自喝下红花,

    然后挑起大魏与大梁的争斗。瑟儿,这么多年你可曾对我有过半分真心!”

    锦瑟哭了起来,想到那个还未来到世上的孩子,想

    到她亲口喝下的红花,是她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

    拓跋宓怒了,“百里霁月,你受死吧!”

    谁知百里霁月一笑,捡起剑,“瑟儿,如果重来一次,

    我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

    百里霁月自刎了,鲜血溅到了锦瑟的铠甲上,锦瑟

    见此,闭上了眼睛,痛苦地哭着。

    或许时气急攻心,她晕了,醒来后,已经三天后,

    她焦急地问妹妹阿宓,百里霁月的尸首呢,阿宓告诉她,她已将他的尸首

    火化了,装在了盒子里,并告诉她,她又怀孕了。

    拓跋宓不忍心看着姐姐这般痛苦,

    才让姐姐留下仇人的骨灰,仇人的孩子。她知道,姐

    姐是爱百里霁月的,既然仇人死了,她不想让姐姐连

    最后的希望都没有。或许,这个孩子的到来,可以让

    她坚强的活下去。

    拓跋宓叹了口气,走了出去,待拓跋宓出去后,

    锦瑟忍不住痛苦了起来,紧紧抱着骨灰!

    十个月后,锦瑟生了,是个女孩,取名忆笙,百里霁月,小字

    笙。锦瑟血崩来不及救治便去世了,只留下了尚在

    襁褓的孩子。死前,怀中抱着百里霁月的骨灰,拓跋宓

    将两人合葬皇陵。

    我叫锦瑟,“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却不知最后一句是,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