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朗警告:美军舰已进入导弹“射程范围内” 2019-06-04
  • 光大证券:汽车股修复至估值中枢水平 存上行空间 2019-06-04
  • 环京北三县土地乱象起底:利益裹挟下的三河违建潮 2019-06-03
  • Spotify控诉苹果 欧盟正式变身“断案人” 2019-06-03
  • 无惧高齡追二胎?43岁林心如小腹微隆被疑有喜 2019-06-02
  • 800万买耶鲁、父亲被通缉!隐匿已久的郭雪莉究竟有什么… 2019-06-01
  • 圆通向遭快递员猥亵女子致歉:此前无犯罪记录 已解雇 2019-06-01
  • 对华“无牌可打”后 加拿大又去这个国家搬救兵 2019-05-31
  • 秦沛的一双儿女曝光,都已进入演艺圈发展 2019-05-30
  • 暖心!“容嬷嬷”李明启坐公交拒绝小男孩让座 2019-05-29
  • 穆帅盛赞切尔西被狂骂之人:他是欧洲最强中场 2019-05-28
  • 万科云城学位积分骤降20业主哗然 回应:政策原因 2019-05-28
  • 美媒称创新车轮正向东倾斜:中国创造了另一个硅谷 2019-05-27
  • 北京大兴机场明日试飞:要验证哪些飞行程序? 2019-05-26
  • Adobe警告旧版Creative Cloud用户:或… 2019-05-26
  • :第九章

    96
    格林尼治2号
    2017.06.01 21:02* 字数 2077

    利来w66,w66利来国际,最给力的老品牌信誉网站! www.kokjal.net 抚远有点冷,一个江流交错的地方,与俄交汇的黑龙江与乌苏里江,内流的嫩江,通江,松花江。幸好我预定的旅馆在黑龙江边上,所以我可以下车就奔赴江边,急迫得像见到亲人一般。蓝色的天空堆积着白云,压低的云层靠近山顶,仿佛站在山上就能伸手抓住,带着某些土色,缓缓移动。站在城市边缘,在江风中昂首站立,两手叉腰,像个一览河山的英雄,可是真特么的冷,由不得裹紧了衣服,缩成狗熊。


    图片发自简书App

    结束了柏油路,进入一片圈起来的黄草地,也许原是河滩,只是水位降下去后自然形成的滩涂地了。被车痕和脚印踩出来的道路如此明显,只需直着往前走就是翻滚的江水,那么一刻站立,回头望着被青山黑水夹杂的小城,这就是安逸。过了滩涂地,沿岸砌成的江堤是观赏江水的最好去处,但是不甘心的人们总会到江边上瞭望,或一掬清水,这是更为了贴近这条河流的方式了吧,可是偏偏有人在这上面打水漂是什么鬼?

    我踩着江边的碎石慢慢走一段路,望着拍打在岸上的浅浅浪花,以及那被浪花卷下去的一细细黄泥。我没有踩进去,只是希望拍打的浪花稍稍溅湿自己的鞋子,在轻轻的接触中我将更加欣喜。毕竟我带的衣服不够啊。

    这浑浊的黑龙江倒是仿像了黄河,只是少了那种气势,毕竟属于两个大国夹击之下,所以很是收敛。我太想告诉它,不要拘泥,中国还是喜欢雄壮的汉子,我也听到了回答:北极熊不是好惹的。所以我望着对岸,没有修堤,有的只是无尽的青草和数米高的小树,天然屏障,几乎都用不到别致的岸堤。这情况和乌苏里江的中俄交界一样,稍远处有俄国的哨所,孤独的矗立着。只是太远,模糊的看见。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江边回来,就合算着怎么去黑瞎子岛,毕竟去最东边才是来这里的目的。旅馆大叔是个热心肠,要帮我打电话问旅行社的人,我表示我想自己一个人去,骑车或者有这节到黑瞎子的汽车就够了,所以他也不勉强,然后让我自己找别人问问,他不是很熟悉。我去了附近的一路向东青旅,说是让我跟着他们走,收费也不低。其实我有点讨厌这种做法,青旅是为了旅行者栖身并交友的场所,当初青旅先驱只是想帮驴友节省点费用,但目前的青旅几乎变得以利为重,趋势性明显,并且这家青旅态度也不怎么好,和我以前遇到的青旅简直不是一个档次,所以几乎是直接拒绝。在旁边的饭店吃饭,顺便也问起如何去黑瞎子岛的问题,老板和老板娘也是热心的帮我想辙,各种电话帮我咨询,最后还是只能跟团。确实这一天我真没发现附近有租车的地方,也看到单程四十多公里地湾距离不是只能简单地湾骑车完成,所以无可奈何回去旅馆,期待奇迹发生。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旅店老板在看我无功而返后,从电话本找出了客运站电话,让我问客运站是否有车到黑瞎子岛,还真是以一个相对优惠的价格确定了明天去黑瞎子岛的路径,仿佛万事大吉一般,我可以长长叹口气后有限睡去。


    早上的抚远淅沥沥下着小雨,夹杂的风更是把我雨伞吹得变了方向。客运站去黑瞎子岛的车八点出发,那我还有足够的时间想想最近的旅途以及玩玩儿游戏。八点钟却只要我和另一个大叔要去黑瞎子岛,这站长考虑成本问题,问我们能否每人加点钱然后只送我们两个人过去,我们都表示同意。突然半途又接到车站来的电话,竟然还有几个人要去黑瞎子,那么我们也将省下多花出去的钱,我们也同意。

    黑瞎子岛据说是因为狗熊极多,所以才取名黑瞎子,但现在都已销声匿迹,传说某政府又带了三百只黑瞎子放在岛上,但是同样除了江河公路以及建筑密林外,没有其他生物地湾踪迹。

    第一站到乌苏镇,紧贴在乌苏里江边上。东方第一哨矗立在这里。哨所掩映在树林中,但我并没有发现特别出奇,只是在随意走动,去乌苏里江看江边的风景。东方第一哨估计只是因为位置处于中国最东端才会起这响亮的名字,不过处在这样的地方,随便一幢建筑都可能流传史册。当然,我并不否认这个哨所所具有的重要战略意义。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乌苏里江在这细雨狂风中惊起波涛,岸边的游船也在跟着摇摆。双眼望到对面,俄境内的山间又是白云叠峦,在绿色山体中如此明显,与天空接成一片。

    图片发自简书App

    继续随车走到东极太阳广场,这是靠近黑瞎子岛最近的土地,双江汇流。通江一支穿到这里,乌苏里江自南向北,双江夹成的山脚是一处漂亮的观赏景点。从左侧通江望去,可看到黑瞎子岛的东极宝塔。从右侧的乌苏里江望去,俄边境上像是终于有了人烟,看不清的建筑在雨中的白云映衬下是一副画面,如果打个招呼,或许他们能看见。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然,再看也只是一眼,不是生离死别,那就继续最终的目的地,黑瞎子岛。穿过通江大桥,第一个驶向界碑,原来从地图上看到的鸡嘴并非全在中国境内,高德显示的以黑龙江为和乌苏里江为边境的美好想法,在界碑前打脸,原来鸡嘴还真不是那么个样子。黑瞎子岛有一半的面积还是属于俄罗斯的,我无法再做评价。看着铁栅栏,踏出青草地一步就是出国,可是你不会有那种高傲的感觉,俄罗斯给中国留下的,只有一座看得见的哨所。这就是我们所能到达的最终点了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再回去看东极宝塔与黑瞎子生态湿地已经没有了意义,东极宝塔是关门的,所以带着已尽的心愿回到了市区,等着出发去佳木斯。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初站上车,人特别稀少,几乎每人一节车厢,在这大冷天下,多数人集中到一个车厢,或许暖和点。我闭上眼睛,小憩一会儿,能睡着最好,毕竟午夜才下能下车休息。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