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朗警告:美军舰已进入导弹“射程范围内” 2019-06-04
  • 光大证券:汽车股修复至估值中枢水平 存上行空间 2019-06-04
  • 环京北三县土地乱象起底:利益裹挟下的三河违建潮 2019-06-03
  • Spotify控诉苹果 欧盟正式变身“断案人” 2019-06-03
  • 无惧高齡追二胎?43岁林心如小腹微隆被疑有喜 2019-06-02
  • 800万买耶鲁、父亲被通缉!隐匿已久的郭雪莉究竟有什么… 2019-06-01
  • 圆通向遭快递员猥亵女子致歉:此前无犯罪记录 已解雇 2019-06-01
  • 对华“无牌可打”后 加拿大又去这个国家搬救兵 2019-05-31
  • 秦沛的一双儿女曝光,都已进入演艺圈发展 2019-05-30
  • 暖心!“容嬷嬷”李明启坐公交拒绝小男孩让座 2019-05-29
  • 穆帅盛赞切尔西被狂骂之人:他是欧洲最强中场 2019-05-28
  • 万科云城学位积分骤降20业主哗然 回应:政策原因 2019-05-28
  • 美媒称创新车轮正向东倾斜:中国创造了另一个硅谷 2019-05-27
  • 北京大兴机场明日试飞:要验证哪些飞行程序? 2019-05-26
  • Adobe警告旧版Creative Cloud用户:或… 2019-05-26
  • :一入宫门深似海【一】

    96
    濯繁
    2.2 2019.02.06 21:29 字数 1519

    利来w66,w66利来国际,最给力的老品牌信誉网站! www.kokjal.net “皇后娘娘,今夜皇上翻了月美人的牌子!”

    “皇后娘娘,皇上在林才人那用早膳!”

    “皇后娘娘,今天是十五,皇上说不过来了,他要去听徐婕妤唱曲,看许昭仪跳舞!”

    ……………

    镜前的皇后萧湘放下了画眉的手,“晴云,若皇上身边的周总管在过来的话,统统给本宫挡回去,和他说,皇上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

    “是”

    傍晚时分,周总管又来了。晴天早在门口等候,“呦,晴云姑娘在呢,皇上让转告,今天是初一,本该在娘娘这里过夜,可皇上要去言贵妃那里!所以,…”

    “周总管不必欲言又止,我家娘娘说了,无论还是初一或是十五,周总管都不必跑这一趟了,皇上是一国之君,喜欢在哪便在哪。”晴云板着脸色给挡了回去。

    长极殿中。

    “皇后当真是这么说的?”燕逸尘黑着脸。

    周总管擦了擦汗,“是,不过是由娘娘身边的晴云姑娘转达的。其实,皇上,您和皇后娘娘有什么误会,说开了就好了,何必这样呢?”

    “朕何尝不想向她解释,可惜,她已误会朕深入,无论朕怎么做,她都不会有一丝丝的动容。罢了,出去走走,朕有些累了!”

    长长的宫道寂静得很,周总管提着一盏烛灯小心翼翼地照亮着燕逸尘。不知不觉,便走到了凤阳宫,宫门已经下钥,燕逸尘站了许久,命宫人把门打开。凤阳宫中伺候的人很少,宫灯微弱的点着几盏,燕逸尘皱了皱,“为何凤阳宫这般冷清,是不是六司怠慢了!”

    “回皇上,皇后娘娘喜欢清静,不许多少人!”

    燕逸尘叹了口气,“罢了,既然皇后喜欢清静,朕便不打扰了,回宫吧!”

    “是”

    刚抬起脚要走,只听殿内传来几声微弱无力的咳嗽。燕逸尘按不住内心的担忧,还是决定进殿一看。烛火幽光,萧湘一身白色衣裙坐在按桌前,在书写着什么,脸色十分苍白。

    见燕逸尘来了,萧湘急忙将所写的捏在手中欲行礼,燕逸尘连忙开口摆手,“快坐着吧,你身子不好!”? ? “多谢皇上!”? 燕逸尘突然看到了她手腕上的白布,上面有着淡淡的血迹,再一扫按桌上未曾收拾起的红墨,他瞬间怒了,一步步逼近她,萧湘跌坐在椅子上,燕逸尘趁机拿过她藏的纸,随意看了一眼,愤怒地将他撕成碎片,“萧湘,你就那么爱他吗,爱到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别忘了,你现在是朕的皇后!”

    见燕逸尘撕毁了自己的东西,萧湘怒了,“你凭什么乱动我的东西,凭什么!”? “就凭朕是大燕的皇帝,是你的夫君,整个天下包括你都是朕的,更何况一张破纸!”? “对,在你眼中或许一文不值,可是在我这里,它就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朕告诉你扶渊他已经死了,就算你在怎么做,他也不可能回来的!”?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燕逸尘的脸上,周总管和晴云震惊不已,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

    “你闭嘴,扶渊他没有死,他只是失踪了而已,你滚,滚啊!”萧湘似乎有些癫狂。“好,很好,萧湘,你为了扶渊什么都做得出来不是吗,别忘了,现在朕才是大燕的皇帝,手握生杀大权,朕爱你,不忍心伤害你,那朕的怒气便由萧家一力承担吧!朕看你能如何!”听燕逸尘提及萧家,萧湘有些慌了,“你要干什么,有什么你冲我来,何必为难我的家人!”

    燕逸尘笑了,“那你就拭目以待吧!”看着燕逸尘离去的背影,萧湘更加不安,她怕,怕他会对付自己的家人。她一把跌坐在地,晴云焦急地扶住她,“娘娘,没事的,皇上定会顾及您,不会怎样对萧家的!”? “不,不,晴云我告诉你,燕逸尘就是一个恶魔,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是他害死了扶渊,你知道吗,是他害死了扶渊…”

    看着如此偏执痛苦的萧湘,晴云只得点了她的睡穴,“睡吧娘娘,睡着了,就不会想这些了,就不会痛苦了!”? 殿外拐角处,燕逸尘根本没有,他担心萧湘,却不料听到萧湘如此看自己,燕逸尘强忍着痛苦,叹了口气,“走吧,记着明天去请华神医来看皇后!”? “是”? ? “湘儿,那你就恨朕吧,最起码你每天都能想着朕,你我几年情分,未成想,朕在你的眼里只是一个恶魔,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