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朗警告:美军舰已进入导弹“射程范围内” 2019-06-04
  • 光大证券:汽车股修复至估值中枢水平 存上行空间 2019-06-04
  • 环京北三县土地乱象起底:利益裹挟下的三河违建潮 2019-06-03
  • Spotify控诉苹果 欧盟正式变身“断案人” 2019-06-03
  • 无惧高齡追二胎?43岁林心如小腹微隆被疑有喜 2019-06-02
  • 800万买耶鲁、父亲被通缉!隐匿已久的郭雪莉究竟有什么… 2019-06-01
  • 圆通向遭快递员猥亵女子致歉:此前无犯罪记录 已解雇 2019-06-01
  • 对华“无牌可打”后 加拿大又去这个国家搬救兵 2019-05-31
  • 秦沛的一双儿女曝光,都已进入演艺圈发展 2019-05-30
  • 暖心!“容嬷嬷”李明启坐公交拒绝小男孩让座 2019-05-29
  • 穆帅盛赞切尔西被狂骂之人:他是欧洲最强中场 2019-05-28
  • 万科云城学位积分骤降20业主哗然 回应:政策原因 2019-05-28
  • 美媒称创新车轮正向东倾斜:中国创造了另一个硅谷 2019-05-27
  • 北京大兴机场明日试飞:要验证哪些飞行程序? 2019-05-26
  • Adobe警告旧版Creative Cloud用户:或… 2019-05-26
  • :一入宫门深似海【三】

    96
    濯繁
    2.2 2019.02.09 20:50 字数 2155

    利来w66,w66利来国际,最给力的老品牌信誉网站! www.kokjal.net 燕逸尘叹了口气,“你身子不好,朕在郊外寻得一处

    温泉,对你的身子极好,宫里的温泉怎么也比不上这

    处,午膳过后,朕带你去!”

    萧湘低垂着眉眼,“多谢皇上如此费心!”

    燕逸尘见此,“那快些梳洗吧,朕先回宫了!”

    燕逸尘转身准备离开,潇湘犹豫再三,一把握住他的

    手,随即放开。

    “皇上不如留在凤阳宫用膳,省得来回得跑!”

    燕逸尘心中一喜,“你都如此说了,朕当然要留下来!”

    潇湘忽略了他眼中的欣喜,“晴云,命人给我梳洗吧!”

    “是 ”

    待到穿衣时,燕逸尘拿过侍女手中的外裙,“朕来!”

    萧湘连忙转过身,“臣妾不敢!”

    “你是朕的妻子,有什么不敢的!”就这样,燕逸尘给

    萧湘穿上了衣服,随即扶着她坐在镜前,拿起梳子,

    见此萧湘欲起身拒绝,燕逸尘看出她的意图,

    一把扶住她的双肩,“朕年少时爱上了一个女子,一直

    想着要给她熟次头,你说可好!”

    萧湘低着头,她当然知道他说的是自己,不知该如何

    回答,选择了沉默。

    燕逸尘见此也没有追问下去,只是给她梳着头,他

    知道她不可能那么快接受自己,

    随后,燕逸尘拿过眉黛轻轻为她描着眉,萧湘看向她

    两人四目相对,时间仿佛就要静止一般,

    突然,萧湘脑海中又闪过扶渊的死,别过了眼睛。

    燕逸尘也不在意,“你看可好!”

    一个简单大方的流云髻,三千青丝自然吹落,确实

    很美,这时一个侍女开口,

    “皇上娴熟的技巧,再配上娘娘的貌美如花,自然是

    锦上添花,明艳动人!”

    听到这般,燕逸尘龙颜大悦,“说得不错,赏!”

    侍女跪下,“谢皇上!”

    萧湘看去,心想这不是前些日母亲送给她的翠熏吗?

    “既然皇上都说好了,那你以后便跟在本宫身边吧!”

    在别人看来,不过是顺着皇上的势而下,却让燕逸尘

    以为萧湘开始喜欢自己了。

    郊外山泉山庄,这里的温泉风景都是极美的,

    许久未出宫的萧湘,心情顿时好了不少,燕逸尘见此,一把将她抱起,萧湘忙搂

    住了他,“皇后别光顾着看风景,别忘了身子更重要,

    朕陪你一起泡着!”

    萧湘面露难色,“皇上,这恐怕不好吧,臣妾一人可

    以的!”燕逸尘一笑,“难不成,让朕别泡,伺候

    皇后!”萧湘被说的无言以对,低下了头,

    温泉的气息缓缓上升,萧湘贴着他精壮的胸膛,

    不由得脸红了。

    燕逸尘挑起她的下巴,“皇后,脸怎么这么红!”

    萧湘尴尬一笑,“热气太重了自从她进宫,燕逸尘很少见她笑过,可以说是几乎

    没有,如今她的这一笑,勾起了许多年少的回忆,

    深深牵动着他的心。

    燕逸尘情不自禁朝她的朱唇靠近,就在要碰到的那

    时,萧湘别过了脸。

    燕逸尘收回深情,“你先泡着,朕去给你端药!”

    燕逸尘落荒而逃,一代帝王竟然如此狼狈。只留下

    一脸沉思的萧湘。或许,她们都需要静静。

    半个时辰过后,不见燕逸尘的身影,萧湘从水里出来

    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出来后燕逸尘背对着她转过身来,“可感觉好些了?”

    “好多了,多谢皇上!”

    “来,刚刚端来的药,快喝了吧!”燕逸尘端着碗,

    轻轻吹着,准备喂她。萧湘从他手中拿过,“我自己

    来便好!”见她如此,燕逸尘也松开了手。

    突然两人没有言语了,尴尬不已,燕逸尘咳了一声

    “这里挨着寒山寺,朕记得你少时很喜欢去,趁此机

    会,要不要去看看!”

    果然提起了萧湘的兴趣,“好啊!”

    寒山寺果然名不虚传,山川巍峨

    灵毓秀丽,燕逸尘萧湘两人双双跪在佛前,出来后,

    燕逸尘开口,“皇后可许了什么愿!”

    被问及的萧湘眼神有些躲闪,“不过是保佑父亲母亲

    身体康健之类的吧!”

    燕逸尘看了看她,“挺好!”便没有了言语。

    两人慢慢走下这长长的石梯,这石梯名长安梯,据说,

    只要真心相爱的人能够一起走下,日后便能长长久久,

    再也不分离。萧湘不禁想起了,她第一次走这长安梯,

    是同扶渊一起。可是,他现在又在哪里呢?

    萧湘自嘲地笑了笑,燕逸尘见了,紧握着手,愠着

    怒气,自然知道他又想起了扶渊。

    突然,冲出一群蒙面人,个个凶神恶煞,黑布覆脸,

    燕逸尘连忙将萧湘护在了身后,因为想和萧湘独处,

    燕逸尘便让侍卫都留在了山下,却不料,有人行刺,

    显然这些人都是冲着燕逸尘去的。

    不一会,燕逸尘便落了下风,为首的蒙面人欲一剑

    杀了燕逸尘,却有些犹豫,随即,

    便还是用力刺入,萧湘见了,一把跑过去,替燕逸尘

    挡下这致命的一剑,随即,剑莫入了她的心口。

    “湘儿!”

    蒙面人一把拔出剑,向后退了几步,“撤!”蒙面人走

    后,燕逸尘一把抱住萧湘,心口的血流个不止,

    燕逸尘慌了,红着眼,“湘儿,坚持住,坚持住!”

    萧湘看了他一眼,露出虚弱地一笑,便晕了过去。

    燕逸尘抱着萧湘朝寒山寺禅房走去,

    住持走了出来,是个样貌俊秀,唇红齿白的少年,

    却还是个会医术的大夫。

    燕逸尘焦急不已,“她怎么样了!

    寒山住持双手合十,“施主不必担心,伤口离心脉还

    有半寸,因此性命无碍,只要好生调理,不出一月也

    便好了,只是…”

    “只是什么,快说!”

    “这剑刺断了一股心筋,与头部相连,不知什么时候

    姑娘才会醒来。在下必须告知施主,姑娘要么永远

    醒不来,要么醒来后变成了痴傻儿!”

    燕逸尘心痛着红着眼,痛苦地闭了闭眼睛,“请住持先

    出去吧!”

    燕逸尘走到萧湘的床边,看着她苍白的容颜,和带着

    血的心口,竟然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湘儿,你快醒来

    好不好,你不是想出宫吗,只要你醒过来,我便答应

    让你出宫,你快醒来好不好,我整整爱了你十年,

    你怎么狠心不醒过来呢,求求你,不要在折磨我了,

    好不好!你为什么这么傻,明知道

    那么危险还要冲过来,你这个大笨蛋!”

    受了重伤的萧湘只能卧床静养,不可移动,燕逸尘就

    这样陪着萧湘在寒山寺住了一个月。

    始终没有见她醒过来!

    日记本
    Web note ad 1